我的两个朋友回西港了

2020-09-14 07:39

导读:说来有点意外,就这两天,我的两位朋友陆续从国内回到了西港。他们都是我去年在西港认识的好朋友,他们都不是所谓的走投无路、必须“跑路”柬埔寨的人,他们也都不是所谓重投西港、深度套牢、无法回头的人,他们也同样不是为了铤而走险、捞偏门而必须到西港揾食的人。

说来有点意外,就这两天,我的两位朋友陆续从国内回到了西港。

他们都是我去年在西港认识的好朋友,他们都不是所谓的走投无路、必须“跑路”柬埔寨的人,他们也都不是所谓重投西港、深度套牢、无法回头的人,他们也同样不是为了铤而走险、捞偏门而必须到西港揾食的人。

但是,他们却在这个疫情尚未完全消退的时节,返回了西港。这,确实颇让人有一些意外。

9月的西港街头

先说第一位朋友吧,在国内也很成功,去年到西港,就是奔着做实业来的,很传统的实业。去年在西港,签了商场,今年装修,招聘和培训本地员工,筹备开业。

我说今年西港生意难得有大起色,你大可以不用那么急今年过来西港嘛,你这一到西港,再回国,隔离半个月,也麻烦啊。

他说,这次来西港,待到春节时候才回去呢,暂时不用考虑隔离的问题。

对于在西港的这摊卖卖,他看得很清楚,做的规划是:先打基础,做好2-3年不赚钱的准备。

再说第二个朋友,就更让我惊奇。因为在今年年初的时候,他回国后,护照就被扯了,跑警局拉拉扯扯几个月,也没有一个结论。我当时就想,这个兄弟估计就这么不能出国了吧。结果,这两天告诉我,已经到西港了。

他也没干坏事,也是正正经经的实体卖卖,不知道怎么就撞线了,护照给收了。这次,护照一办好,他赶紧就到了西港。

为啥?因为着急他的买卖啊。他说,现在做生意,没啥压力了,本地房东比较厚道,房租现在地板价了,我不知道其他买卖如何,我这摊,还可以,还是比家里强啊,为啥不干?这大半年在国内待着身上都发霉了!

这篇日记,绝非软文,是我两个朋友这两天给我的真实反馈。

在意外之余,我也有些感叹,西港之于我们个人,有点像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,叫《小马过河》。大象会告诉你,这条河很浅,你大胆趟过去吧;然后松鼠又告诉你,这条河太深了,前几天它的一个伙伴就淹死在了河里。

深或浅,也只有趟过这条河,才有发言权。角度不同,位置不同,情况不同,对这条河的深浅判断,当然也就不同吧。

祝福我在西港的朋友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