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回忆

2020-09-14 07:38

导读:上个月一个出版社的姐姐找我搜集受害人信息和照片,我知道她男朋友是一个记者,写过关于境外博彩的相关新闻,本以为姐姐要这些信息给她男朋友做调研工作,结果姐姐要找我约稿。

倩女幽魂

这首歌送给我同学。

上个月一个出版社的姐姐找我搜集受害人信息和照片,我知道她男朋友是一个记者,写过关于境外博彩的相关新闻,本以为姐姐要这些信息给她男朋友做调研工作,结果姐姐要找我约稿。

这让我想起9年前意林的一个姐姐让我连载12——16岁小孩的魔幻文章。

我说我一个男的,你让我写16岁以下的孩子看的小说,这不合理。

意林那个姐姐的男朋友也是个记者。

9年前找我约稿写少儿文学,9年后找我约稿社会类小说,同样男朋友都是记者,这都没什么奇怪的,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关系好的为什么还都是姐姐。

但是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写这类小说的,拿稿费的文章都不好写,不能随意写,会有很多束缚。

于是我问了下给我照片的受害人,经过他们同意洗出了四份,一份送给了出版社那个姐姐,另外三份送给了相关部门。

前几天一个受害人大姐说写个剧本拍电影,一准火如何如何,她这样说完,我就想起来有一个电影制片公司的导演关注了我,其实不需要大家说,很多人都已经关注到了杀猪盘。

我已经了解七年了,七年前我还在某网站做编辑的时候,就有境外彩票网站来找我们网站做广告,我们当时有六七个来自各省的站内编辑,还有上百个到处挖作者的网编,站长很果断的拒绝了彩票网站的广告,我们都很敬佩站长,然后我们的网站倒闭了,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们的网站还在运营。

小说还是那些年的小说,倒闭之后就没新作者去连载了,站长没关掉网站也是情怀,而情怀的背后是当年网文大战的时候我也是一个站长,你看,这是我的小说网站。

而大姐说的话让我想起我一个老同学,从小喜欢唱歌,于是学了导演专业,毕业就去婚庆影楼干了两年,一直不喜欢走寻常人走的路,他让我明白原来路子还能这么搞。

最近一次见面是五年前,那时候他在某油田做拍摄工作,路过在我那睡了一晚,两室一厅但另一个房间只有一张电脑桌,我们睡一张床,都不好意思先睡,尬聊到快天亮,基本一直都是他说,说写了一个很厉害的剧本,还准备翻拍倩女幽魂,他自己写的那个剧本准备拿到国外去获奖,能获奖那个剧本大致内容是一个寡妇和一个矿工的爱情。

我同学也是一个念旧的人,准备去获奖的剧本都是按照我们长大的矿区做原型,我问他为什么必须去国外获奖,他说在国内会被禁。

当时我给他推荐了一个以前小说网站的朋友,这个朋友有三本小说改编成了影视作品,而且他们都在四川,走动比较方便,但是看情况他们没有走动,我朋友在搞他的漫画网站,我同学在想拍电影。

后来他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和他去尼什么日亚去拍电影,我问他为什么要去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地方,演员好不好找,他说那边成本低,几万块钱就可以拍了,然后拿去获奖。

他总是说获奖啊获奖,我就很好奇是不是谁拍一个拿到国外懂能获奖,评委看到是中国导演,别的不说,先给一个奖,有一种开瓶有喜的感觉。

去年给我说他在他们本地得到了政府的支持,让他大力发展本土影视,反正做得有模有样,临街弄了个门面,挂了个招聘写着某某影视公司,旁边就是五金店。

我看他的公众号里经常发招赞助的文章,还有招演员的文章,不管好不好看,喜欢表演的人,都可以报名。

朋友圈晒了当地政府的扶持公文,开了记者招待会为他的倩女幽魂做推广。

遮住的脸笑的眼都没了。

五年前他给我透露说倩女幽魂他想了好久该怎么翻拍,我觉得想法是可以的,大致意思是宁采臣表面憨厚老实,但是和一个妖怪抢聂小倩,而聂小倩爱的是妖怪,宁采臣找来了和尚打死了妖怪,聂小倩为妖怪挡了一下,他们一起死了。

他是想以人鬼相恋来讽刺畸形的爱情,顺便讽刺道德绑架的爱情。

前些年我给他说拍短剧,他说短剧过时了,但事实证明没有过时,只是变得更短了。

但他始终保持着对电影的热爱,我想他最热爱的应该是去国外获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