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尼拉封城日记--3月15日

2020-03-20 18:00

导读:菲律宾总统宣布封锁首都马尼拉一个月,菲律宾建国以来,似乎还是头一回。面对不断刷新的确诊数据和死亡数据,说不害怕是假的。

菲律宾总统宣布封锁首都马尼拉一个月,菲律宾建国以来,似乎还是头一回。

面对不断刷新的确诊数据和死亡数据,说不害怕是假的。

最新的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已经破百,离我最近的确诊病例在谷歌地图上距离我不过10分钟的车程,但是从颁发紧急总统令到今天正式封城,其实事态发展到现在,惊讶的指数反而降下去了,更多的是适应,适应永远都在比预想得还要更糟糕的讯息,还有,就是适应在这被隔离的城市中,如何好好的活下去。

有时也在回忆2003年非典时期自己都在做什么,那时候,我刚生下大儿子,在家看娃,电视上看见为张国荣送行的队伍全都带着口罩!

一晃,都是17年前的事情了,真是岁月如梭,时间如同一阵风那样穿膛而过,留下的记忆日渐模糊。

那时候的非典,感觉离自己很遥远,今天的新冠病毒,离我很近,我想用键盘敲击字符,留下这个特殊时期亲历的痕迹。

2020年3月15日 马尼拉大都会 晴

得知马尼拉要被锁城是三天前的事情,当时一众媒体深夜长枪短炮架设在马拉坎南宫,等待总统与应急工作小组沟通后的决定,毫无疑义的,总统面对媒体,一字一句的宣布了艰难的决定:“为抑制迅速扩散的新冠疫情,从2020年3月15日起,执行为期一个月的马尼拉封城。”

当时的新闻媒体里,用的是(LOCKDOWN),意为封锁,限制人员离开某个区域,后续的执行细则中,为了淡化媒体解读以及民众恐慌,而采用了“社区隔离”(community quarantine)这个词。

在得知即将封城后,当天晚上紧急召开了家庭会议,商量是选择留下还是选择即刻买机票回国避险。

商量的结果,基于对人性的信任,以及对科学的尊重和回国转机的风险概率,以及对社会秩序的基本判断,暂时还是选择和一家人,齐齐整整的囤在这里,囤在马尼拉。

(3月14日晚深圳报告一例境外输入病例:患者3月13日下午从马尼拉乘坐CX902航班于北京时间22:20抵达香港国际机场,入境体温正常,主动申报曾接触过新冠肺炎病例,随后在深圳湾口岸隔离室进行观察,3月14日深圳疾控中心确定该患者新冠病毒核酸呈阳性,目前在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治疗。)

早上一觉起来,已经是隔离的首日,不少人在朋友圈里直播回国历程,有人在隔离,有人在机场等候接往隔离酒店的路上,还有人在国内的机场尚未通行入境。

阿基诺机场回国的人群已经赶得上春运高峰,并且人人自危,专业道具准备。

之前分享不同人的回国攻略和经历,为有意回国的华人同胞提供借鉴,然后有人在底下评论,既然定居国外,生死关头,这会儿就别想着回来求救。

瘟疫当前,谁都惜命,中国政府并没有说不允许在国外的华侨不能回国避难,作为同胞,你也没有权利关闭一条他人选择回中国的逃生通道!

生死时刻,回国有回国的理由,留在菲律宾有留在菲律宾的原因。

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,而不是纠结于所属什么身份。

这一次,面临着全世界都没有解药的如同生化危机一样猛烈的病毒,相信人类会放下狭隘的民族观念,不分国籍种族肤色,共同面对一场抗疫持久战。

今天是2020年3月15日,菲律宾马尼拉封城第一天,早上阿姨依旧准时来家里做工,我说阿姨安全当前,以后来的时候戴好口罩,可以打摩托车过来,比坐轻轨人少一些,也安全一些。阿姨说,现在轻轨上的人已经少多了,而且政府提倡不管是轻轨还是吉普尼,都要隔着座位坐,她为了安全,一般都是戴口罩,远离车门站着。

还有就是,ANGKAS的摩托车APP已经暂停服务了,所以现在只能用GRAB这样的打车软件,所有摩托车手都在期待疫情早日过去,因为他们现在除了有一部分还能有送货的业务外,都失业了。

出去买菜,EDSA大道上的车辆少了很多,但是菜市场里依旧烟火气十足,与前几天相比,戴口罩的人明显增多,但依然是不戴口罩扥占多数。

菜市场门口是吉普尼车站,戴口罩的人不多,就包括司机在内,至于隔一个座位落座的倡议,也无从执行,都是塞得满满一车,然后在一片嬉闹的喧哗中,吉普尼抖抖身躯,屁股吐出两口黑烟,就一个猛子窜了出去。

菜铺肉摊前,永远都有涌动的人潮,偏安一隅的猫咪,懒洋洋的注视着人间的一切,它的眼中,似乎一直凝视着对面鱼铺上处理的海鱼内脏,也许只要有这样的烟火气,就要好好的活一天。

随机和摊主聊天,有的摊主是从布拉干外省进货回来,大都会出入口已经有军警联合检查点,并且这些检查点不止一处,但是检查方式就比较菲律宾,有的需要单独额温枪测试体温,有的只是看一看车主摊位的DTI文件,就挥手放行了。今天是检查开始的第一天,有的检查点额温枪都还没有配齐,一切都需要一个过程。

鉴于新冠病毒的疫情形势,天主教会回应政府的政策,从3月15日(星期日)开始,马尼拉大都会的相关教区,将现场直播弥撒,暂时规避信徒蜂拥前往教堂出席群众庆祝活动的机会,避免出现韩国因宗教集会而导致病毒大规模传播的悲剧。

在菲律宾,每年的圣周都是一年之中最重大的节日之一。圣周在基督教传统中,是复活节之前的一周,用来纪念耶稣受难。对于下个月即将要到来的圣周(2020年4月5日-4月11日),目前教会和政府还没有统一的意见,是否取消大规模的群体活动,一切,都要依赖每天政府内阁的传染病特别工作小组,对于当下的疫情形势研判后,才能决定。

另外,周一开始,马尼拉大都会可能要进行夜晚宵禁措施,之前MMC(可以通俗理解为马尼拉大都会市长主席团)的市长成员们经过讨论,一致决定应出台夜晚限制一切不必要的群体活动,限制人们上街等宵禁举措,不是为了政治斗争,而是为了在没有特效解药和疫苗的情况下,尽可能延缓或者规避病毒大规模集中爆发的现象发生,虽然目前还没有得到杜特地总统最后审批,但是预估宵禁的执行,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如果宵禁得到执行的话,一个月时间,估计很多以华人特别是新来华人华侨为主的中餐厅和娱乐场所,将面临大规模冲击。刚才还有一个中餐厅老板,问我有没转让生意的渠道,想把在菠菜楼附近的餐厅转让掉,之前赚的钱,已经大部分打回国,用以买房和家人支出。

现在客人纷纷回国,生意不好做,手里有没有多少现金,菲律宾工人遣散了大部分,坚持在岗的的刚给发完七成工资,现在又要问他提前要十三薪,说是劳工部建议(DOLE),这名老板有点走投无路,不知道疫情照这么发展下去,加上宵禁,他的惨淡生意,什么时候是个头,该怎么办。

事到如今,只能安慰这位老哥,随遇而安,在这个异常艰难的2020年春天,你我都在马尼拉,祝我们足够幸运,一起熬过难关。熬到疫情过去,活下来!

这次疫情,给每一个人心灵上投下的阴影,终究还是要靠每一个人自己消化。

空空荡荡的大街,不能出门工作,采购物资的感觉惶惶如末日,很糟糕,中国武汉人民经历的日子,现在轮到我们头上了,我不知道过几天,马尼拉会怎么样?是否可控?到时候还有没有航班可以飞回中国……

如果你也在马尼拉,在封城的30天里,有自己想要讲述的故事,可以联系郭彩荣,和数万读者分享你的点滴。

希望一个月后,或者两个月后,在马尼拉湾沐浴在金色夕阳下时,在EDSA街头感慨着车流的汹涌时,在CBD的办公室里抱怨着无尽的加班时,那个时刻,我们都还好好地......

只需要再等等,你熟悉的马尼拉,总有一天会回来。

封城第一天的马路

(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“郭彩荣”)